全国热线 400-0088-025

孩子的世界非黑即白

2020-02-10 15:06:53

你说谎,你是坏孩子!
敏仪换了一个幼儿园上中班,一星期下来就和容嘉成了一对好拍档,常常形影不离。周末时,敏仪受邀去了容嘉家里做客,回到家一直和妈妈说:“妈妈,容嘉有一只很大的喜羊羊,我也想要一只……”由于已经有段时间没给孩子买玩具了,加上最近敏仪表现尚佳,妈妈便带着敏仪一起去商场挑了一只喜羊羊,个头和敏仪差不多大小,可把敏仪乐坏了!

隔周,敏仪也邀了容嘉来自己家里玩,还把自己的喜羊羊分享给容嘉:“你看,我的喜羊羊比你的大!”容嘉看了倒不乐意了:“才没有呢,我的喜羊羊比你的大!”敏仪急了:“你说谎,你是坏孩子!明明是我的大!”两个好伙伴就因为这个吵起来了,最后不欢而散。送走了容嘉,敏仪还愤愤不平,一个劲和妈妈强调:“容嘉说谎是个坏孩子,以后都不做朋友了……”


    妈妈你骗人
    随便吃了几口晚饭,爸爸就坐在电脑前,继续为明天的企划方案发愁。电话铃响了,刚上幼儿园的蕾蕾按下了免提键:“李贤吗?”“叔叔,我是蕾蕾。”“蕾蕾,爸爸在家吗?我们三缺一,叫他快来。”蕾蕾刚想叫爸爸,妈妈立马回话说:“不好意思,李贤今晚有点事还没回来呢,你们改日再约吧。”挂了电话后,蕾蕾看着妈妈,很认真地说:“爸爸明明在家,妈妈你骗人!”妈妈一时语塞了,不知该怎么接孩子的话……
“好人”和“坏人”
周末,月月妈妈本来约了爸爸一起看电影,但爸爸临时有事,月月又没人照看,只好决定带着月月去看电影了。看完电影回来,妈妈看到月月很开心,便问:“月月,电影好看吗?”月月说:“好看呀!”妈妈接着问:“为什么好看?”月月答:“因为好人打坏人。”妈妈又问:“好人怎么好?”月月答:“因为他打坏人。”妈妈笑了,“坏人怎么坏?”月月很认真地答:“因为他打好人。”妈妈被月月的话逗乐了,敢情月月压根儿就不知道电影演了什么,光顾着分好人坏人了!
为什么会这样?
这几个故事中,三个小朋友执拗较真的行为都反映出幼儿的一个共同特质,那就是幼儿“非黑即白”的道德判断力。所谓道德判断力,是指幼儿运用道德标准对一件事情或者行为进行对与错、当于不当的判断能力。在幼儿的道德思维世界里,没有像成人那样的灰色地带,他们的道德判断力表现为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特点。
对敏仪来说,容嘉的喜羊羊没有自己的大,却谎称比自己的大,这样的行为是撒谎,是彻底的做坏事,是***“坏孩子”的表现!为了表明立场、划清界限,敏仪毅然决定不和容嘉做朋友。4岁的小敏仪无法理解,容嘉并不是有意撒谎,而只是一时不想接受别人的玩具比自己玩具厉害的事实,说了个大话。敏仪更加不会知道,这样的行为是容嘉的无意识行为,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判定她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呢。
第二个故事中,妈妈为了帮助爸爸争取有效工作时间,情急之下,用撒谎来拒绝朋友们娱乐的邀约,在大人眼里是完全情有可原的行为。但在蕾蕾看来,妈妈明显是做了不该做的事。以前妈妈教导蕾蕾不能撒谎,现在自己却撒谎,这让蕾蕾内心产生了矛盾,她对妈妈很是失望,甚至有些愤怒了。像蕾蕾这样监督大人行为的情况生活中时有发生,爸爸妈妈们要了解幼儿的道德判断方式,在事前考虑周详,事后及时补救。不然幼儿对父母的质疑会影响到父母的权威,而且也正是这样的“示范”才教会了幼儿撒谎!
第三个故事中月月看电影后给妈妈的反馈,更是反映出了幼儿“非黑即白”的道德判断方式。在月月心里,好人就是纯粹的好人,坏人就是纯粹的坏人,两种人之间没有灰色地带。相信每个人在年幼的时候,都曾像月月这样执着地去区别好人和坏人,也都闹出不少的笑话吧。
心理学家怎么说?
美国的儿童发展心理学家科尔伯格,使用两难故事法发现幼儿期孩子的道德判断能力表现出“只从表面看行为后果的好坏”的特征。科尔伯格通过询问儿童一些假设的两难故事中的问题,来考察儿童和青少年对一系列结构化的道德情境中的事实进行判断和推理的情况。其中一个很有名的两难故事是“海因茨偷药救妻”:
“在欧洲,一位患有癌症的妇女快要死了,只有住在同一个镇上的药剂师新近发明的一种药品可以挽救她。但是这位药剂师发明药品就是为了赚钱,他向病妇的丈夫海因茨索要十倍于造价的药价。海因茨到处借钱也只能借到药价的一半。他恳求药剂师把药卖得便宜些,或者先把药给他,余款以后付清。但药剂师为了钱一口回绝了海因茨的请求。海因茨无比绝望,于是半夜里潜入药房,为他妻子偷走了药。你认为海因茨该不该偷药?为什么?法官该不该判他的罪?”
科尔伯格用这样的道德两难故事测试了十几个国家6、7岁到21岁的孩子。测试的结果发现:6、7岁的孩子一般都会片面地回答,“偷药是坏人的行为,警察会来抓他”或者“妻子要死了,只能偷药救她”;大一点的孩子就会深层的思考:“假如海因兹还有一点荣誉感,就不该因为自己怕做这件事而让妻子死去。对妻子未尽到应有的责任,他会因为是自己导致妻子的死亡而内疚”,或者“海因兹身处绝境偷药的时候,他可能还不知道做了错事。当他受到惩罚而坐牢时,他就会知道自己做错了。他会因为自己触犯法律而感到内疚”。根据孩子们的回答,科尔伯格将儿童、青少年道德认知发展鉴别出六个阶段,并将这些阶段划分为三种道德水平:前习俗水平、习俗水平和后习俗水平。
    学前期幼儿的道德判断力都处在第一种水平上,判断事情好坏的依据盲目地来自父母的权威,没有形成自己的道德伦理观。如此,便可理解幼儿一方面刻板地认为凡是撒谎都是做坏事,另一方面有时却选择撒谎。这是因为一来幼儿只看到表面的行为,并以此来判断后果好坏;二来撒谎可以带来心理上的满足,甚至可以逃避惩罚,在撒谎中尝到甜头的幼儿便会时不时选择撒谎。
对幼儿教师的启发
针对幼儿特有的“非黑即白”的道德逻辑,幼儿教师在教育教学中一方面要懂得珍惜这份纯粹,一方面也要善于引导这种稚嫩,具体说来:
(1)认识幼儿的道德世界。作为幼儿教师,必须科学系统地了解幼儿的思维特点和道德判断能力。从心底里接受幼儿“非黑即白”这样认识世界的方式,小心呵护幼儿的纯真质朴,避免因为不耐烦或者不理解造成对幼儿的伤害。
(2)丰富标签式榜样的形象。当灰太狼为了小灰灰放弃了吃羊儿们的计划时,幼儿教师要适时来一句“看,灰太狼除了是羊村的敌人,也是一位让人感动的父亲啊”;当一直和哈利波特作对的斯内普教授救了哈利一命的时候,教师也不该忘记感慨一声“原来斯内普也不是那么冷酷无情的”。教师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幼儿也不会简单粗暴地把所有人都划分为“好人”“坏人”,孩子们的情商发展自然也会得到促进!
(3)话不要说太满。孩子们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记忆力,他们的困惑很多时候来自老师言辞的前后不一致。幼儿教师应该尽量避免使用“一定”“非得”“必须”的命令式句型,用和孩子平等的身份一起商量做出班级决议,减少和幼儿的冲突,巧妙避免“非黑即白”的尴尬。比如,“我记得我们一起约定了值日制度”。
(4)学会运用启发式教育。情况复杂的时候,幼儿教师不妨学习下苏格拉底的“产婆术”。不要直接回答幼儿的质疑,使用讨论、问答甚至辩论的方式来一步步把幼儿的矛盾解析出来。例如,教师可以使用这样的句型,“如果你坚持……的话,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吗?”你会神奇的发现,最后幼儿自己把自己说服了呢!
对家庭教育的启示
家庭是幼儿道德行为形成的主要阵地,父母如何耕耘幼儿心灵这份净土,对幼儿日后的道德判断阶段成长有着重要的意义。父母应该注意到:
(1)理解孩子的钻牛角尖行为。开头的三个故事中,妈妈们都遇到了孩子钻牛角尖的难题。一次两次父母还愿意尝试着解释和疏导,难就难在孩子们出现大量相似的疑问时,父母能够不搪塞了事。“等你长大就知道了!“这是不负责任的敷衍。比错误的解释更可怕的是漠视,“爸爸正忙着呢,别来烦我。”这会让孩子很受伤。理解孩子,给孩子时间和耐心,是爸爸妈妈们首先应该做的功课。
(2)避免树立父母的负面形象。诸如撒谎的“坏事”,孩子最先就是从爸爸妈妈那里学来的。尽管成人世界的谎言很多时候是社交不得不使用的技巧,但在孩子看来父母却在一点点摧毁孩子心目中道德信仰的形象。如果不想自己的孩子撒谎,爸爸妈妈们,要先监督好自己哦!
(3)道理尽可能讲给孩子听,帮助他理解有时候说谎也是不得已的。像第二个故事中的说谎的妈妈,可以直接跟孩子解释“你看爸爸正在忙工作是不是,他的朋友叫他去打牌,是不是没有工作重要呀?如果直接说爸爸没空,叔叔会很难缠,会说‘明天再工作’之类的话是不是?所以啊,妈妈为了帮助爸爸,就干脆说他没回家,这样就简单多了,叔叔也没再说什么了,对不对?妈妈太了解叔叔了,所以,想了个办法来对付他,妈妈是不是很厉害呀?”
(4)建立权威型的教养方式。影响家庭教育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父母权威,心理学研究表明,权威型的教养方式是最有利于儿童心理健康发展的。从孩子的角度来看,爸爸妈妈在孩子的心目中是可以信赖、值得尊重的,也会主动服从父母的教育指导。权威型的教养方式要求父母对孩子提出明确合理的要求,并会谨慎地说明要求孩子遵守的理由,同时这样的父母并不缺少应有的温情,能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样的教养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在道德判断上表现得更为自信、柔和,不会过分偏执、刻板。
(5)以子正身。幼儿的执拗和较真闹出不少笑话,甚至有时会让爸爸妈妈难堪。还有些时候,幼儿还没有让世俗沾染的纯净心灵、单线思维,却如当头棒喝一般,让父母们深感惭愧。所以,当孩子和你较真的时候,不妨反省一下自己吧,你会发现问题很可能是自己偏离了人最本真的一面。

Copyright © 2018 杭州宝天托育服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2021040163号-1 技术支持:橙诺科技